【我的学生是KTV坐台小姐】   校园小说 
           我的学生是KTV坐台小姐


  说起来,我在XX大学教务处已经快2 年了,见天的看着校园里N 多的美女在我眼皮底下晃来晃去,总是苦无机会下手,本以为会借着教务处监考学生考试这个权限,找哪个美女学生上下其手,可惜啊,90后的大学生真的是无所畏惧,考试要不就不抄,要不就大张旗鼓,兴师动众的直接临摹,完全把我们这些个老师、监考当隐形人。即便抓到了,撵出考场,人家也可以潇洒的冲你比量下中指,「SB,你也就这四年跟我这NB下,出了校园,你就是条狗!」恨的你牙根痒痒,这年头学生骂老师,实属正常;叫性格,叫叛逆;老师骂学生,就要被学生投诉为侮辱学生人格;学生打老师,叫牛逼闪电,年少气盛;老师打学生,就得卷铺盖走人,甚至要承担法律责任;所以当了2 年的大学老师,我每天都想将校园里的男生挨个放血,女生挨个拯救天使上周我们大学同学聚会,找了个城郊的农家乐喝了个底朝天,晚上,几个相熟的狐朋狗党又避开女同学直接找个KTV 豪放,去唱歌当然要找小姐作陪啦,于是,老套路,给了KTV 太子50元钱,让给介绍点极品性格好的上来选台;选台的时候,我一个人进了卫生间放水,等回来的时候,发现包房里门口站了好长一排拯救天使的花花草草;穿花过草的摸到沙发,醉眼朦胧的选台,忽然发现一个黑丝短裙美女躲躲藏藏的往门边出溜,不由大是恼怒,大喝一声「来,美女,就是你了!」伸手一指,太子立马会意,将黑丝短裙美女直接从门边拉出来,「哥,您是选这位美女吗?您真有眼光,这是我们这新来的大学生,还在上学呢!」拯救天使一听是大学生,一众狐朋狗党顿时起哄,「不愧是当老师的,上去就能抓到学生啊!哈哈」。我也跟着爆笑,那美女低着头,长发遮脸,跟个贞子似的,小碎步跑到我身边坐下。当时我也没在意,说实话,我不喜欢在KTV 找小姐,吗的的台费,吃你的喝你的,最多就是摸摸胸占点小便宜,一点没搞头,去洗浴开一炮,才300 块,非常不值当。

  于是我看都没看身边的美女,直接跟我的狐朋狗党大杯大杯喝酒,爆大脖筋吼歌,一个多小时,我都没看清身边的美女长什么样子,而我身边的美女也一直低调的坐我身边不声不响,后来,狐朋狗党们将灯光调暗,开始上下其手的时候,我才想起来,我也得对得起我那200 元台费;转过身来,正好跟小美女碰个眼对眼,「恩?这不是刘娜吗!FUCK!」,我差点没条件反射的跳起来,这是我学生啊!

  刘娜工商管理系11界2 班的团支书,我太熟悉了,就在头两天,英语四级考试,这个妞还在考场作弊,给他旁边的男生传答案,被我抓个正着,那个男生跟她一起被我带到学工部,是我亲手取消的他俩的考试资格,那个男生临走还说要找人揍我,刘娜一直跟我求情,说她叫什么名,在班级里是学生干部,还给他们导员打电话,让给求情,吗的,居然在KTV 作兼职?你吗吗的,我看你怎么他吗拯救天使的解释?

  想到这,我盯着她的眼睛「你叫刘娜吧,你在这里多久了?」刘娜的眼神立马紧张了起来,非常低的嗓音跟我说「张老师,回学校我找您好吗,您千万别说。」我点点头,心理确是心潮澎湃啊,甚至有些激动,我上下打量了一下刘娜,真的,我还真的是头一次如此近距离打量我的女学生,别说,这个刘娜虽然化了个浓妆,但底子确实还算不错,大眼小嘴的虽不说绝对美女,但还是小有姿色的;这个胸还真挺鼓的,不知道是胸罩垫的,还是天然发育,黑丝长腿,吼吼,我的最爱啊。

  当晚情况不表,反正我离开KTV 的时候,整个人都是清醒的,我依然装作不认识的,给了刘娜200 元台费,把我的狐朋狗党挨个拖死狗一样扔上出租车。

  回到学校上班已经是第三天了,下午4 点半的时候,我的手机响了,「张老师,我是刘娜,您有空吗,我想请您吃个饭」,我忽然感觉到我的嘴角猛的一抽搐,敲上了天「好啊,这样吧,我下班要回公寓放东西,5 点半你到学校后边的教师公寓7 栋302 找我吧。」我用一种我都自己都不太熟悉的异常平静的声音回复着;短暂沉默后,「好的,那我准时去找您。」按掉电话,我简直跟打了鸡血一样的兴奋,走出教务处,一路疾行直奔自己的单身公寓;因为我舅舅是学校的后勤院长,所以我的公寓只有我自己一个人住,而不像其他老师一样是两两单身一起住。

  还好房间并不是特别乱,简单把脏衣服扔进洗衣机,把床刷平整,我就打开笔记本电脑,强作镇定的开始靠点。5 点10分左右,门铃就响了,我深深呼了口气,打开门,刘娜怯生生的站在门口,一脸的浓妆早已消失不见,一双满是乞人怜悯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,小嘴微抿。蛋黄色的紧身风衣,更彰显她坚挺的双峰和腰围的纤细;风衣里长及遮臀的白色毛衣下,高弹打底裤紧紧的包裹着她修长的美腿,让我直接联想到当晚她那双诱惑的黑丝长腿:「进来吧,屋里谈」侧身让开门,刘娜裹着一阵淡淡的香风急急的飘进来,我几乎感觉到她的长发发丝刮过我的鼻尖。进了屋,很显然出乎她意料的是,我竟然是一个人住,视乎怔了一下下「坐吧,单身公寓小了点,没那么多摆设,你就坐床上吧。」我在后面轻轻拍了下她的后背,手心里突然感觉到了她身后乳罩带的间隔;刘娜轻轻嗯了一声,坐在了我床边的一个小角,我也坐在了床边的电脑椅上:「怎么,找我有什么事吗?」「张老师,我想请您帮我保密我在那里兼职的事,我也是出于无奈……」刘娜细声细气的边说边用乞求的目光盯着我;但我却早已神魂颠倒,一点也没有听进去她的解释,我只是在想,我一会要如何在床上把她扒光,我甚至在用目光穿透她的外衣,猜想她乳房的形状,小腹皮肤的柔滑,小穴是粉红的还是酱紫的……「张老师,您能体谅我吗?」刘娜突然加重的乞求音量把我从淫荡的幻想中拉回现实,我干咳嗽了一下,正想用什么话简单安抚下刘楠,心低突然发出强烈的呐喊,「还特么装什么B ,上去按到,直接上吧!」于是,那刹那我忽然冷静了,我先站起身,走到门口,检查下门锁是不是已经锁紧,我真是个本能强烈的人,真的,我刚才关门的时候,居然连防盗链都扣上了。转过身来,发现刘娜怔在那里发呆,估计没想到我能不回答她的话,直接去门口。

  我不知道我是失忆了还是怎么样,当我再次有记忆的时候,我已经扑在了刘娜的身上,一手按住了她的双腕,一手疯狂的掀她白色的长毛衣;拉扯她的裤腰「张老师,你要干什么,请别这样」,「我要叫了啊!」「放开我,你是老师,你知道吗?」刘娜低声哀求,甚至低声恐吓。

  那一刻,兽性占领了一切,我只知道,松开手,停止行动,只能是反被她主动要挟我,所以我只能坚持,于是,我一声不吭,用力跟她撕扯,脱她的裤子;同时,我也作好了准备,如果她真的大叫,我就像电影里强奸犯一样,给她两个嘴巴,并弄个东西塞住她的嘴,可是,刘娜没有大叫,甚至她的反抗都没有我预想的那么激烈,或许她是怕衣服被撤坏,或许她早就有了被我奸的觉悟;谁知道,反正当我把她的高弹打底裤扯到她的膝盖上的时候,她突然放弃了挣扎;我没有时间考虑她的想法,我只是行动,脱下她的短靴,连她的打底裤带她的袜子一并扯了下来。

  真的,女人的衣服真的很好脱,没有裤腰带的束缚,几乎跟晚上睡觉脱线裤一样,毫无阻碍的就把她下身的裤袜全都扯了下来,然后我又去扶起她,把她的风衣脱下,毛衣掀开,脱下,刘娜都没有反抗,只是她的眼神麻木,脸上一丝表情都没有,任由我很快把她扒的就剩一条黑色的蕾丝透明内裤,我的老二已经坚硬如铁了,甚至在我急速脱自己衣服的时候,内裤的松紧带居然刮到了自己蛋蛋,小小的杯具了下。拯救天使我全身一丝不挂的趴在刘娜的身上,亲咬她的耳垂,双手疯狂的揉捏她那丰润软绵的乳房,她只是轻微的发抖,一会抬起胳膊想挣扎反抗,但刚一与我较力,又马上松软无力,于是,我几乎舔遍了她的整个乳房,肩膀,最后我坐直身体,一把扯下她那性感的小内裤,分开她那修长的双腿,食指和中指划过她下体细软的阴毛直接蹭在了她那细软小肉处,居然已经有点湿润了,看来她确实已经有了被我操的觉悟;她的双腿根本没有用力夹紧反抗,只是闭上了眼睛,我扶起她的双腿,那小穴颜色是粉红色的,两片阴唇已经张开,贴近看,都能看到里面粉红一片的软肉;我实在是控制不了,坚硬如铁般的一挺腰,连根插入,刘娜忽然尖叫了一声,眼睛依然紧闭,叫声短暂,很快就沉默了,我只感觉到我的鸡巴被暖暖的包了起来,里面又湿又暖,太爽了我用力分开她的双腿,腰部不停的挺送,看着我的鸡巴根部一会进入刘娜的小穴中,一会又露出一段;刘娜低声的哼唧,有点象呜咽,有点像低语,反正给我的感觉,她不是在表达舒服或莫名的刺激;我整大双眼,仔细盯着她的脸,她就一直闭着眼,偏着头,长发凌乱的盖着她半边的脸颊,在我的一挺一送中作上下波峰波谷的动作;这样抽查了不知道多少下,我感觉我简直幸福的飞快,射精的欲望越来越强烈,可我知道,还早。

  于是,我猛的将鸡巴全部插进她的身体里,趁她轻哼的时候,整个身体压在了她软软的身体上,双手环住她的肩膀,用我的胸膛感受她胸前两块软肉的挤压,然后我用嘴去探索刘娜的双唇,居然躲我,我向左她就向右,我伸出双手,猛的夹住她的小脸,一下亲在了她的双唇上,舌头抵在了她的小牙上,深入,强行深入,她放弃,我舔到了她的舌头,有点甜,有点凉,她很不配合,感觉她的舌头都在缩小,哦,原来她在使劲往后仰脖子,妈的,消极抵抗是吧,我转过手来,使劲捏摸她的乳房,轻掐她那粉红的小乳头,由摸到搓,到推拿,反正我只感觉到一种强烈的占有感,我觉得我身下的这个小妞,就是我的性具,我就是操死她,都是心安理得的。

  玩够了她的乳房,我依然保持着深深的插入姿态,开始用手指摸她的阴蒂,她很快筋挛般的抖动,双腿想夹紧,但却被我的脚脖子压住,合不上,「不要,我很难受啊」她小声央求着我,我不管她,依然挑逗她黄豆般的阴蒂,她开始下意识的用双手去推开我的手指,我猛的压上了她,双手再次环绕她的双肩,大力的抽插她的小穴,她开始嗯,嗯的发出低低的声音,我开始每次拔出,都拔到临界,感觉龟头都快离开她的阴唇的时候,再猛的插入,她的呻吟声开始由若有如拯救天使无,变成低低的持续的轻呼,大力抽插带来的我的小腹撞击她臀部的啪啪声中,开始间杂杂着水声,她下面分泌出来的液体越来越多,越来越稀,我甚至都感觉到哪液体顺着我的鸡巴流到我的蛋蛋跟上。我更加快乐的抽插,卖力的抽插。

  又一次射精的强烈欲望袭来,我把鸡巴从刘娜的身体里拔出,我看着她小腹因为剧烈的呼吸而起伏,用命令的口吻「转过身,趴下」,刘娜没出声,也没拒绝,顺从的转过身去,她那翘翘的臀部面对着我,然后用自己的双臂埋住自己的脸颊,我扶着我那享了大福还依然坚硬如铁的鸡巴,对准刘娜软绵绵的臀部顶了过去,大量抽插带出来的淫水让我鸡巴一滑,轻车熟路的直接没入了她的小肉中去,这回她臀部上的软肉摩擦着我的小腹,简直让我全身都开始发软。我双腿压着刘娜的双腿,双手环过她的背后,揉捏着她那柔软年轻的胸脯,运动,慢动作的抽插,再次给我带来十足的快感,刘娜的呻吟声开始间断性的低沉,每次插入都会带出她的轻嗯声,每次拔出,都会清楚的听到她压抑的吸气声。

  到换到第三个动作,我举起她的右腿,坐在她左腿上插她的时候,我终于没控制住,完完全全的射了,秾精像注射一样全部射进了她的子宫,然后我瘫软在刘娜的身上,然后我发现原来她的眼角已经有两颗泪珠已经顺着她紧闭的睫毛下,拯救天使滑落耳畔。看着刘娜慢慢的将全部衣服穿好,并整理好,我点上一根烟,长长的吸了一口,「明天下午还是这个时间,过来找我。」我淡淡的说。
  刘娜背对着我的肩头猛的僵硬了下,然后再次恢复正常,「下次,请你不要射在里面。」她的声音有点冰冷,甚至还有些小姐的风尘,让我很是不爽。
                【完】

评论加载中..